绿洲行动,第十六章

来源:http://www.LvLasa.com 作者:澳门太阳集团官网 人气:82 发布时间:2019-10-03
摘要:阿多是从军营里统一流出来的陆战队潮流中的一员,流人了这个混乱的世界里。一连身着盔甲的陆战队员已经在航空港联邦区周围排成了一圈,构成了军事单位的警戒线。阿多快速走过

阿多是从军营里统一流出来的陆战队潮流中的一员,流人了这个混乱的世界里。一连身着盔甲的陆战队员已经在航空港联邦区周围排成了一圈,构成了军事单位的警戒线。阿多快速走过停机坪时,发现在他们外围,成千上万的殖民地居民紧挨着陆战队的警戒线。男女老少哭喊着,拥挤着,拼命地想要离开这个星球。在他们远处,老百姓那边,航空港一片混乱。沿着飞行线,大概有一百多架轨道航天器,有的正在起飞,离开地面,有的正在盘旋着,等待升空。在外层标志那边,至少有两百多架轨道航天器正无精打采地移动着,白天的光线在它们光滑的船体上闪烁。在它们的移动中透着一种绝望的感觉。控制人员似乎已经放弃了调度指挥控制,飞船随意地起飞降落。几艘运输船在终点大楼附近盘旋着,在寻找可以降落的地方,但惊慌混乱的人群不愿意,或者不能够给它们让路。至少六七艘飞船的残骸还在燃烧着,散布在航空港建筑群周围。还在飞行的飞船驾驶员们没有太多地注意它们。像扑火的飞蛾一样,他们被巨大的利润所驱使,每一个登机的人都要交给他们一大笔昂贵的费用。为了他们自己和飞船的安全,他们想要尽快地飞进来再飞出去。如果每个人都在拼命地想要离开这里,为什么联邦又要费那么大的劲把我送到这里来呢?阿多感到不解。他的肚子下面那种令人痛苦、惹人心烦的冰冷的感觉又一次出现了。我不认识这些人。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在哪一个世界里。我到底在这里干什么?他知道给他指定的交通工具又是一艘运输船,便和两班陆战队员一起向它跑去。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应该向谁报到。因此他们的班很快就集中到一起了,像是受到了某种磁性魔力的影响。阿多发现自己正跟在昨天见到的那位女中尉的后面跑着。他旁边是那个高大黝黑的南海岛民,那家伙穿着阿多见过的最大的动力盔甲作战服。他认出那是CMC—660重型战斗服,背上带有等离子发生器。阿多心想,原来这家伙是一名喷火兵,就是那种发射等离子火焰的兵种,这种火焰对于操作者来说,有时是和对敌人一样危险的。后面还有其他几个人,包括一名技术员,穿着一套轻便工作服。他要去哪儿?阿多心想,难道去度假?轨道航天器不停地从周围的发射台上升起,发出隆隆的响声,但这并没有减少运输船驾驶员的热情,也没有完全淹没他刺耳的喊叫声,“女士们先生们,老人孩子们,快点上来吧!”他尖声喊道,说话的腔调就像是不停吆喝的街头小贩,“快来看啊,宇宙中最精彩的演出,看啊,殖民地居民仓皇逃命!看啊,政府就在你眼皮底下崩溃!快来见证文明人史无前例的大恐慌!这边来看啊!”阿多向运输船走去。在陆战队警戒线附近,突然响起了高斯自动步枪开火的“哒哒”声。阿多皱了一下眉头,尽力不去想这意味着什么,“卡特!”他们到达飞船的舷梯边时,中尉突然喊道。“到!长官!”身材笨重的南海岛民高声应道。“让这些速成的新兵5分钟之内登上飞船。”她的命令甚至盖过了他们周围骚乱的声音,“我们有任务要完成。我们到达基地后我再详细地讲。”“是!长官!你们都听到长官的话了?集合!”大家排成一排。卡特开始沿着队列检查,看是否每个人都带了行李包。飞船驾驶员倚在运输船的着陆支柱上,咧着嘴笑。“好的,娘儿们!”卡特显得自得其乐,“进去坐下吧,我们走!”阿多拎起了行李包,向前移动,有点怀疑地看了看飞船船舷上画着的涂鸦之作,“瓦尔基里雌狐?”“说得对,朋友,”那驾驶员沾沾自喜地答道,“人们说一旦你有了瓦尔基里飞船,你就不再想乘坐其它任何飞船。你算是来对了地方……不过也可能是来错了地方,不知你能否领会我的意思。”驾驶员身材瘦小,留着一头阿多见过的最离谱的头发。一个个尖尖的圆锥,像蓝色长钉似的从他的头上向四周辐射,圆锥间的空白地带剃得整整齐齐,光光溜溜。瘦骨嶙峋的身体似乎只剩下胳膊和腿,就像一个穿着航天制服的稻草人,带着一种恶作剧般的微笑,那微笑似乎是缠在他的脑袋上。“特基斯·马斯就是我。对于你们这些要去边缘地带的小伙子来说,我就是死亡天使。很高兴为您服务。不管你需要任何东西一一只管找我。”“这是个死亡陷阱,我才不愿意上去呢。”特基斯向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声音就来自阿多的后面。是那位技术员。阿多不记得在来基地的运输船上见过他。他在这儿待的时间一定更长。“我甚至看都不想看它!”穿工作服的技术员说。他虽然身材瘦小,但面部光滑,头发剪得很短,显得很惹眼。那家伙干净得走起路来都会吱吱地响。“像这种没人要的垃圾,叫它垃圾都算是抬举它。”特基斯离开了着陆支柱,凶狠地吼叫着:“你这臭狗屎!这艘飞船是美的化身,整个舰队再也找不到另一艘像她这样的飞船。”“那是因为其它的船至少还得到过合理的维修。”“你把那话收回,马库斯!”“做梦去吧,特基斯!”“你现在可是正在上这艘船!”“这是我最不愿意上的船!我就是自己扑打着胳膊从悬崖上跳下来,也要比坐在这个死亡陷阱里生还的机会大。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弄到一艘真正的飞船?”特基斯愤怒地大喊一声,冲向技术员。他们跌倒在地上,翻滚着,扭打在一起。直打得红色尘土飞扬,弥漫空中,只见胳膊腿一阵飞舞,也分不清谁是谁。即使两只野猫打起架来也未必有如此激烈。阿多站在那里,目瞪口呆。这情景太可笑了。卡特走过来把两个角斗士拉开,“詹司先生,中尉好像告诉过你把行李放到船上吧?我想现在正是放上去的好时候。”面红耳赤的技术员仍然冲着运输船驾驶员的方向朝着空气打了几拳。卡特抓住他猛地搡了一下,这下应该把那家伙的牙齿都晃松了。“到底是不是?”卡特追问道。马库斯·詹司不再挣扎,“是,我想是的。”卡特转过身面向特基斯·马斯,这位飞行员长钉似的头发梢仍然因愤怒而抖动着。“你到底有没有飞船供你驾驶?”卡特问。“有,”特基斯答道,依然怒气难消,“而且是特别好的飞船!”“那么,尊敬的先生,你还不快点去驾驶它?”卡特的微笑露出了满嘴的牙齿,似乎谁不同意他就要把谁吃掉,“我在这里是有事要干的,我不想有哪个人挡在我和我的目标之间。而现在,先生,你就挡在我的路上……”特基斯顿时泄了气,“我……我这就把这艘漂亮的飞船给您从地上升起来。”“就这么办吧,先生。谢谢你,先生。”卡特边说边把他们推开,让他们走,两位先前的斗士都有点步履不稳,各自都对脚下的地面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低着头,看着地,各自走开去干自己的事去了。阿多叹了口气。“那么你呢,士兵,”卡特问道,第一次把黑色的眼睛对着阿多,“你想要挡住我的路吗?”“不,长官!”阿多答道,有点后悔没能躲避开这个大个子的注意力。“我绝对没有挡你的路,长官!”大个子又咧嘴笑了。那笑里既有点恶作剧,同时又暗含杀机。“不,朋友,我不是‘长官’。”他伸出戴手套的一双大手,“列兵费图·库拉—艾比,但人人都叫我卡特。”“列兵阿多·迈尔尼科夫,”他回答道,很庆幸自己手套里的手反应够快,化解了一场可能会导致残废的握手,“很高兴认识你。”“你在撒谎。”卡特不怀好意地咧嘴笑着。“也许是吧。”阿多答道。大个子头向后仰,开怀大笑起来,“好,够诚实的。拿着你的行李。我要去找个地方烧点东西。刚才的表演你开心吗?”阿多拎起行李,朝运输船舷梯处走去,“什么?哦,你是说飞行员和技术员?”“当然!”卡特答道,一只手轻而易举地就把自己的帆布包扔到肩上。“看着兄弟大打出手总是件开心的事。最开心的还是和我自己的兄弟……”阿多转回身。“你是说……他们俩是……”“当然是。”卡特笑道,开玩笑地推了阿多一把,差点让他背过气去。“兄弟间的血缘是藏不住的。”卡特突然战栗了一下。阿多看到大个子的脸上掠过了某种可怕的念头。卡特大叫一声,伸手抓住阿多头盔上的密封环,把他的脸拉向自己。“这就是我来这儿的目的,迈尔尼科夫。我的兄弟都住在这个红色尘土的星球上种水田。我一定要找到他们,迈尔尼科夫,不然我就要用地狱的火为他们报仇。你明白吗,迈尔尼科夫?你要挡我的路吗,迈尔尼科夫?”阿多平静地回应着卡特瞪得溜圆、咄咄逼人的眼睛。以眼还眼,阿多想道,然后,去爱恨你的人。“叫我阿多,”他平静地答道,“你可以叫我阿多,如果你愿意。”卡特的面部肌肉痉挛了一下,“什么?”“我叫阿多。希望你能让我叫你卡特,因为第一次我没有听清楚你的全名。”卡特的手放松了一些。嘴唇上露出了微笑。“当然,阿多,我喜欢你。你可以叫我卡特,朋友。那么,我想你是支持我的了,嗯?”我会离你远远的,阿多心想,但他还是大声说,“永远支持你,卡特。”液压装置突然吱吱响了起来。船尾的舷梯在快速地收回。卡特松开了手,重新露出柴郡猫似的微笑,向后退了一步,靠在对面的墙上。他刚刚好不容易才系上降落伞安全带,中尉就走进了职员舱。“好,大家听着,”她以一种纯粹的女低音说道,“我是L·Z·布莲娜中尉。我是你们这次任务的指挥官。”“哇,听见了没有,伙计们,我们有任务了!”布莲娜中尉继续说道,“我们没有多少时间,”她的语气平淡而又有权威性,“我已经把我们的降落坐标给飞行员了,我们应该在大约三十分钟之内到达lZ的基地。”“十五天以前,靠近边界的殖民地基地突然毫无声息了。派去进行初步调查的侦察小组也失踪了。十天前又派去的武装侦察兵证实,这个星球已经受到我们现在称之为泽格族的怪物的入侵。”“泽格族,乖乖!”艾利笑道。“打扰一下,长官,什么是泽格族?”麦里士以轻蔑的口吻问道。“一种新的异形生命形式。我们目前对它们了解还不多……”“抓过来烤了吃!”卡特嘎嘎笑道。布莲娜暂时没有理睬他们,“考虑到整个星球都已受到泽格族的侵蚀一一不管它们叫什么,联邦决定把自己的精英从马赛拉撤走。”“嗨,联邦正在把它的‘精英’撤走!”马库斯阴阳怪气地说。机舱里响起一片大笑声。“别胡扯了,詹司,否则我亲自把你扔到袋子里。”布莲娜中尉是当真的,机舱里没有一个人认为她不会这样做,“我们的任务有三个目标:第一,守住前面位于3927地区的掩体群,以协助联邦的撤退;第二,侦察敌人在此位置前方的行动;第三,捡起指挥部在路上丢失的一个小玩意。就这些。”“呃,中尉,”卡特问道,“是什么样的……小玩意?”“我看到它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卡特,”布莲娜说道,“在飞船上,你们会发现盔甲上使用的扫描器插座。它事先已经校准了,可以看到目标。我不知道那目标是什么,你们也不必要知道。但是如果我们真的找到了它,那将是我们离开这个星球的票据。当我们安全地到达阵地之后,我会告诉你们更多的情况。完毕。”布莲娜中尉转过身,在自己的跳伞装置中坐下。阿多又一次发现自、己坐在她的对面,但现在她已是他的指挥官了。“请原谅,中尉。”阿多问道。这时运输船的发动机开始旋转起来。“什么事,士兵?”布莲娜用钢一般冰冷的眼神看着他。“你说我们在这儿是为了掩护联邦人员和装备撤退?”“是的,这是我们任务的一部分。”她回答道,这时飞船的声音越来越响。“殖民地的人怎么办?”阿多大声问道,飞船的声音太响了,“我们也要掩护殖民地的人们撤退吗?”如果说布莲娜有答案的话,她可能只是懒得说,也可能是发动机的噪音太大了,也可能是她自己也没有答案。阿多又一次坐回到自己的跳伞装置里,很是担心这三十分钟。他眼睛闭上了一会儿,脑海里看到了马赛拉的航空港正在下面后退。透过震颤船体的轰鸣声,他肯定自己听到了下面成千上万人的哭泣声,他们正拼命地逃离。他感到在人群里他看到了米兰妮的面孔。

“你在我身上做了什么手脚?”阿多颤抖着,手在C—14来复枪的扳机上抖动着。莫迪丝一动不动。她说话的声音非常平静,几乎是可怕的镇静。“什么也没有做,阿多。什么该死的事情都没有做。”“往后退!”阿多头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撞击着,疼得他几乎什么也看不清。他很难集中精力看东西。“快给我慢慢往后退。”“我很难过,兵娃儿。”“不要碰我!”阿多尖声说道,他的声音颤抖着,充满了恐惧和愤怒。枪口在莫迪丝的喉咙那里颤抖。莫迪丝慢慢地举起了双手,手掌心冲着阿多。“好的,阿多。我现在就后退。请放松。”莫迪丝因疼痛缓缓站了起来,轻轻地退到餐厅桌子处。两个人都紧紧盯着对方,莫迪丝的眼睛一眨不眨,观察着阿多。阿多稳了稳枪口,但他发现他的瞄准目标在危险地摇晃移动。看起来他不能稳稳地端住枪了。他想和慢慢后退坐在桌子上的女人保持一定的距离。她一定对他做了什么,对他的大脑做了什么。她肯定施展了什么诡计,用了他没有见过的某种药物或者攻击方式。他努力想回想起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完美的金色的一天如何变成了血红的一天。他能够看到泽格族从防御墙的被打开的缺口处拥人,他也能够看到联邦陆战队员在做着同样的事情。泽格族在把米兰妮拉走,但同时陆战队员也在同一个地方把米兰妮拽走。他脑袋里同时有两个真相。他知道这两个真相不可能都是真的,但这并不能帮助他在两者之间做出正确选择。他渴望睡觉,在那个没有知觉的幸福地方醒来时,他可以摆脱这个噩梦,他的大脑会帮助他把一切都整理清楚。两个记忆不可能都是真的,但是他内心深处意识到它们又都是真的,真正的事实在这两个记忆之外的某个地方。他害怕答案,但是无论哪种记忆是真相,他知道自己必须知道真相,无论代价是什么。他内心深处需要知道真相。阿多踉跄着站了起来,尽量保持镇静。他深吸了一口气使自己镇定下来。他的枪稳稳地瞄准目标。莫迪丝没有动,也没有发出声响。“你对我做了什么?”阿多镇定地问道。“我什么也没有对你做,”她镇定地答道,“你应该向联邦问这个问题——”“少说废话!女士,”阿多厉声道,“我可没有在和你玩同一个游戏,但那并不意味着我就看不出所以然来。你对我的头做了什么手脚?’’阿多把枪口指向她的头,又问了一遍,“你对我做了什么?”“我没有往你的大脑里植入任何东西,如果你是这个意思的话。”阿多把枪架到了肩膀上,两眼瞄准目标。“且慢!”莫迪丝往后靠了靠,双手依然举着,“我发誓。我所做的只是……打开了已经在那儿的东西。听着,我是个心理医生,好了吧?我是个没有注册的心理医生。我在检查测试过程中漏掉了——在外太空殖民地有时候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从来就没有怀疑过。我对联邦心理程序一点都不感兴趣,因此我只是保持沉默。我没有经过专门的训练或者什么的——我只是有帮助人澄清大脑的天赋,就这样。我发誓,事情就是这样。”阿多把枪稍稍放低了一点儿。他把她说的话考虑了一会才又开口说话:“告诉我:我的家到底怎么了?米兰妮怎么了?”“我不知道。”阿多迅速又把枪端了起来。“我不知道!”莫迪丝的声音里充满了恐惧、愤怒和无奈,声音断断续续,“我不知道!可能他们还活着!也可能没有!我怎么会知道?那是你的记忆,又不是我的!”“唉!”阿多不满地放下了他的枪,“没有用!你真是没有用!”“听着,兵娃儿,不是我对你做了这些,”她答道,“神经改造把新的记忆堆积在旧记忆的上面——但没有取代以前的记忆。我所做的仅仅是帮助你把思绪澄清一点。”阿多摇了摇头,“但你还是不能告诉我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难道不是吗。”“你才是想知道真相的人,而不是我。”她不高兴地说。“啊?什么真相?”阿多抱怨道,“哪个才是真相?”“我不知道哪个是真相。但是你确实想知道真相究竟是什么,难道不是吗?”阿多看着她,思考着。她已经打开了他的记忆。现在潘多拉的盒子再也合不上了。“对……我必须知道真相!”她微笑着叹了口气。“那就帮我的忙吧,然后我会帮助你弄清真相。我认识几个能帮助我们逃离这个世界的人。帮助我和他们联络上……接近他们……他们会帮助我们的。我们回到你的那个行星……哦……”“旁特富。”他平静地替她说了出来。这个字眼是那么美丽,说出来是如此的痛苦。“对,回到旁特富。在那我们一起弄清真相。”阿多刚要回答她的话,耳朵里就响起了信道的声音。他机械地应道:“我是迈尔尼科夫。”“把你看押的人带作战室这里,列兵。”利特尔菲尔德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怪异,但是列兵现在有很多自己的忧虑,所以没有时间多想。“遵命,长官。”阿多回答道,然后转身对莫迪丝说,“咖啡喝够了,话也说够了。我们走吧。”电梯三楼还没有到,阿多就听到了从头顶传来的喊叫声。“……呼叫请求运输又能如何呢?你已经在战术信道里听到了运输情况。您就没有更好的选择了吗?”“我不知道!我根本就没有答案!我只知道我不会放弃这些队员的,布莲娜!他们应该有比这更好的待遇!”“对,他们的确应该受到更好的对待,那也正是我所要说的。如果我们是那些听话的小兵,我们肯定会坐在那个核武器的下面,用牙齿咬住那该死的东西。那难道不是他们所希望的吗?但是我们现在是在这儿,还喘着气儿。”“你究竟想要对我说些什么,长官?”“我是说我不比你更喜欢这样,利特尔菲尔德,但是我们已经别无选择了!你的主意很不错,非常好!现在就让我们听听吧!”电梯慢得折磨人。阿多瞥了一眼莫迪丝。她面无表情,但是阿多可以看到她眼睛很有神也很专注。她在全神贯注地听着从上面传来的每一句话。“我没有答案!”利特尔菲尔德怒吼着,“肯定是有人把事情给搞糟了!如果我们能打开战术信道,我们就能向司令部问清楚一切。”电梯停到了作战室这一层。布莲娜站在指挥岛上,胳膊富有挑战性地抱在胸前,身子向后靠在一个控制台上。脸色通红的利特尔菲尔德面对着她,巨大的拳头愤怒地抓着地图桌的边缘,用力的指关节几乎成了白色。廷克·詹司站在两个人之间,位于指挥岛的另一端。他看着阿多,好像自己处在交叉火力线下,恨不得变得越小越好,越沉静越好。“你自己看看!那是卫星数据,中士!无干扰频带,实时更新。”布莲娜的手指突然伸出,边说边指着每一个地点,“泽格族从东北方的这条不规则的线路处开始蜂拥人侵,这儿,还有这儿。先遣侦察群将在几分钟后到达那些外围殖民地。其它东北部的殖民地将在随后的一个小时之内遭到入侵。我们的陆战队在这张图的哪个位置,中士?”利特尔菲尔德看着地图,一句话也没有。“他们全都在马赛拉航空港,”布莲娜替他说了出来,“在过去的三个小时里,联邦运输船一直都在疏散每一个阵地。所有的重型装备都扔掉了。还有地面部队被继续运往马赛拉航空港的中心运输港,但是这些部队将很快被运走。运输船现在正载着最后剩下的一批陆战队员从前哨阵地返回。廷克的哥哥,受人尊敬的特基斯·马斯,正在执行最后一次返回任务。”“就是上次把我们扔下的那个家伙?”利特尔菲尔德简直难以置信,“你怎么就相信他会回来接我们?”“因为请求他过来的不是我们,”布莲娜眨了眨眼睛答道,“刚才,特基斯问了半个多小时,快把对讲通信频道给阻塞了,他要查明是谁把他的弟弟从我们的小卫戍地带走了。很显然,他不知道他弟弟已经落在后面了。”“嗨,这不是我的错!”廷克说,“我出去修理下引线去了。谁知道工程机器人很难弄好。修理不好,我就耽搁在了那里,最后我不得不把它给弄回来。看到运输船在基地上空盘旋,我就拼命地跑,可我一跑回来,它们就飞走了。”“很高兴你没有赶上。”中尉邪恶地笑了笑,“你真是我的新好朋友,廷克。你哥哥一到地面,你就通过信道呼叫他,说服他回来接你。”她抬头看了看利特尔菲尔德,“特基斯回来接他弟弟的时候,我们就冲进飞船把它开到航空港。然后我们就会摆脱大混乱,逃离这个行星。”“你不能那样做!”莫迪丝插嘴说道。“啊,是杰尼克小姐。”阿多和他看押的人到了之后,布莲娜还是第一次注意到他们。“看来你要和我们一起走一趟了。”莫迪丝没有理这些话。“没有了联邦的前哨,就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止得了泽格族了!”布莲娜耸了耸肩,“哦,总会有那些自负的地方民兵……”“他们既没有像样的武器也没有足够的人手来阻止泽格族的入侵!”莫迪丝开始向指挥岛走去,但阿多抓住了她的胳膊,用力地阻止了她。“平民们该怎么办!他们该怎么疏散?”“联邦,”布莲娜喃喃说,“已经放弃了这个行星……包括行星上的平民。”莫迪丝尽力挣脱阿多,但是阿多还是拉住了她。“把我们抛弃给泽格族?是联邦设计把泽格族带到这里的!有了武器、星舰还有陆战队员,他们还想要更大的力量。所以他们就建造了那个盒子,根本就没有考虑到它将带来的巨大死伤。他们以为可以控制和俘获它们。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释放了什么。现在他们就这样把我们当作垃圾一样一笔勾销了!”房间里没有一个人回应她。莫迪丝停止了挣扎,脸上愤怒犹存。“一个到处都是怪物的行星。我想我从来就没有在我的同类中看到过它们。”布莲娜抬起头来,邪恶的笑容回复到竖起短发下的面孔上。“你从来就不知道,是吗?”“中尉,”利特尔菲尔德打断了布莲娜的话,“战术信道1-29。”“打开扬声器,”布莲娜命令道。“我是雌狐,半径3-4-0,距离MS站45个刻度……正待命补给燃料,马上起飞。”“不同意,雌狐。向值班员汇报请求登陆疏散。”“嗨,他会在十分钟之内就到达地面,”廷克紧张地说,“也许……也许一旦他着陆了他们就不同意他再离开了。”“关于我对风景站的要求有什么指示吗?”阿多抬头看着扬声器。“没有。没有联系。”“我的个人请求怎么办?我必须找到那个技术人员!”“司令部暂时没有信息向你提供。”“很好,你知道怎么办,”布莲娜说,“詹司,去扬声器那里呼叫——”“中尉,我是项!我们观察到多处敌情,方位0—5—5度!”布莲娜低头扫了一眼地图,眼睛突然瞪大,“在哪里?有多少?”“有……稍等……大概有20……也许有25个往南去了。我想可能是海德拉刺蛇,长官。还有……哦,天哪!在它们上方还有8个飞螳在飞。”“它们不在地图上,”布莲娜大发雷霆,“它们为什么不在地图上?”“飞螳转向了。它们正在朝基地飞去。请求开火,长官!”布莲娜仍在愤怒地看着地图。“请求开火,长官!”廷克的脸已经完全失去了血色。利特尔菲尔德抬起头来,“布莲娜?”中尉突然从毫无反应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不同意!不要开火!”“不要开火?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技师的眼中充满恐惧,快速地环顾一下周围。“听我说!我们现在还不需要打仗。”布莲娜示意所有的人都到指挥岛上来,“大家各自找好掩护!如果有人被发现了,就开火,但在此之前你们都给我躲起来。只监控,不要发送信号。据说泽格族能追踪到信号源。等候我的命令,希望它们飞过去!”“这个宇宙究竟是怎么了,”利特尔菲尔德嘀咕着,“连陆战队员也开始躲在桌子底下了!”阿多把莫迪丝推上了通往指挥岛的短梯上。这时,光线转到了西方。透过窗户,他看到第一艘联邦疏散飞船在东方呈弧形飞向天空,后面拖着发光的尾巴。

阿多在一个充满铁锈的世界里飞行着。遥远山脉的表面是铁锈色的。地上耸立的峭壁是铁锈色的。甚至聚居地城市的郊区也蒙上了一层铁锈色。只是在几天以前,这些建筑物里还有人居住,在这干燥世界里弥漫的细小沙尘也受到有效的控制。可是现在,这个世界已经无暇照料这一切了。所有这一切,都是阿多通过他的战斗服而看到的。他把电源线插到飞船的电源总线上,总线也传送给他持续的数据流,阿多可以以任何他喜欢的方式配置这些数据。他把传感系统切换到外部世界,飞船立刻在他周围消失了。他独自翱翔在山川的上空,内部显示系统自动把飞船和他周围的人都屏蔽掉了。他是一只大鸟,身后拖着一片炽热的等离子火焰,仿佛是飞行在火焰上。中心城市的外围很快被甩在后面。下面是一个荒原,在他之前发生的战斗使这里布满了弹坑和烧焦的泥土。遍布的尸体,诉说着人们绝望的挣扎,点缀着这片备受蹂躏的土地。偶尔,秃鹰悬浮摩托笨重的车身和几百艘民用运输船,构成了随处可见的变了形的黑色金属花瓣。阿多在空中所有这一切上面航行,心中充满疑惑。攻城坦克在哪里?还有移动大炮和歌利亚巨型战斗机器人呢?他所看到的地面的一切武器都是轻型武器和地方民兵使用的垃圾武器。更为重要的是,如果这场战斗已经输掉,他们又要被部署到哪里呢?阿多向前看去。他的飞行慢下来了,他正朝着一个位于前哨地带的掩体群飞去,着陆区正好位于掩体群之内。“把头伸出来,你!”布莲娜中尉严厉的声音从通讯系统里传来,“该着陆了。”他的注意力几乎刚一转移,运输船就在他身边出现了。中尉正冷冰冰地盯着他的面罩。“是,长官,”阿多响亮地答道,“准备就绪,长官。”布莲娜中尉没有过多的表示,只是很快地看了阿多一眼,然后就转向整个小分队。她的声音透过发动机的轰鸣传了出来:“伙计们,我们来这里是有目的的。让我们做完工作,立刻离去。明白吗?”“明白,长官,明白了!”他们异口同声地喊道。“你们有十分钟的时间来登陆,找到床位,放好行李。然后立刻到指挥室外面找我报到,布置任务。”布莲娜中尉在向陆战队员们讲话时伸出了两个指头,“卡特,瓦博斯基,你们准备喷火兵第五套战术动作。其余人员准备武装侦察,按第三套战术动作的配置行动。”阿多很快看了一遍第三套战术动作的配置单:动力盔甲,高斯来复枪,步兵弹药,不必带野战装备……这样他们就能轻装上阵,动作快,反应敏捷。这也意味着他们不会离开营地太远。听起来是一个很惬意的下午。布莲娜中尉停顿了一下,看了看机舱里的小分队成员。阿多纳闷中尉在想些什么。“如果迟到一分钟,两分钟后你们就别想呼吸了。明白吗?”“明白,长官,明白!”运输船突然俯冲下去,猛地着陆了。中尉立刻抓住了一个扶手,迅速合上面罩。出口舷梯还没有落地,她就已经冲了出去。阿多费了好大的劲想穿过营房的舱口,可就是过不去。他似乎连很简单的任务也很难集中精力。在他试图穿过舱口时,帆布包给卡在了舱口框的另一边。两排双层床上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弄得他面红耳赤。别人的笑刺激他更用力地拉,但他越是恼火、越是尴尬就越是不能把包拉进来。他的脑子似乎进入了某种可怕的怪圈一一明明知道自己错了,可就是纠正不过来。“别着急,大兵,”坐在上铺一位年长的陆战队员说道,“让我帮你一把吧。”“不必麻烦你,先生。”阿多嘟哝道。他身上不知哪根筋认定,这个老家伙是想让他更难堪。老兵鼻子里哼了一下,从床上跳下来,“小伙子,一点也不麻烦。有时候,只要稍微松弛一下,事情自己就解决了。你只不过太心急了。”老兵把手轻轻地放在阿多的胳膊上。阿多怒气冲冲地把胳膊抽回,胳膊肘甩到了铁墙上,动力盔甲保护了它,留下了一个很大的凹痕。帆布包啪哒一声掉在地上。老兵摇了摇头,笑了笑。阿多疼痛得头发懵,又非常地尴尬,几乎没有看到他的样子。他有着铁灰色的头发,长长的,乱蓬蓬的,还有淡灰色的络腮胡须。带着疤痕的扭曲的脸上长着一双黑色的眼睛,似乎能把一切看穿。阿多猜想他有三十七八岁的样子,当然,由于他脸上有一些伤疤,这只是一种猜测。然而,那张变形了的脸孔继续对着阿多微笑,他把双手举到胸前,掌心向外,以示投降。接着,他慢慢地把手伸到舱口,把他拉到房间里,放在阿多面前。“别紧张,兄弟,”他说,“看来你刚从改造箱里出来。那玩意能让你的脑袋很长时间都清醒不起来。”阿多只是闷闷不乐地点点头。胳膊肘上那种电击的感觉正在消退。“乔恩·利特尔菲尔德。”老兵边说边伸出一双粗大的、长满茧子的手,“很高兴认识你,兄弟。”阿多眨了眨眼睛。他头脑深处有某种东西在远方向他尖叫,但他却听不懂它在说些什么。被人称作“兄弟”,这种想法让他有点头晕。记忆不断地叠加着,在他头脑里不停地跳动,令他迷惑。“迈尔尼科夫兄弟!”那位年轻的指挥官在黎明的光线中向他灿烂地微笑着。他爸爸的声音:“孩子,在上帝眼中,人人皆兄弟。兄弟是不会相残的……”“兄弟……”阿多眨了眨眼睛说,他极力想稳定自己。“当然,”乔恩说,“我们这里都是兄弟——军营里的兄弟,战斗中的兄弟。面对它吧,新兵,我们在这里一无所有,只有兄弟。”米兰妮消失的面孔,恐怖得变了形,泽格族怪物将她血淋淋地拖到广场的草坪上。“是的……当然,”阿多说,他的眼睛看着地面,“我们只有兄弟。”乔恩·利特尔菲尔德麻利地捡起阿多的包,扔到了他下面的床铺上。“别担心,小伙子。作为一名陆战队员,我大半辈子都在不停地奔波。和我待在一起,年轻人,保证你没事。我们会使你清醒的,你很快就会没事了。阿多茫然地看着利特尔菲尔德。如果利特尔菲尔德是三十多岁,那么他算是比较老的了,比他记忆中见过的任何一位陆战队员都要老。当然,以前,在旁特富,他见过年龄更大的人。殖民地的族长们全是头发花白的老人。他记得他们似乎都很有智慧。现在,能有一些那么久还活着的领头人,实在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他们有自己的智慧,而不是从别人那里借来的智慧。这样想一想,在陆战队中,利特尔菲尔德大概是他见过的少校以下军衔中年龄最大的了。“三十即老”,没有哪一个征募新兵的告示是这样写的。我在乎什么?阿多心想。我并不是为了退休后的福利才参军的。我是要找泽格族算账的,如果在它们抓住我之前能够算清这笔账,我就满足了。卡特巨大的身躯灵巧地挤过营房舱口。他的身躯几乎占据了阿多和利特尔菲尔德之间所有的空间。“得了吧,利特尔菲尔德中士!”卡特低头看着年长的老兵,语气中的嘲讽和蔑视再明显不过,“我们上次一起服役时,你不是利特尔菲尔德上尉吗,长官?”阿多一时愣住了,一个列兵竟然对一位军官如此不敬,哪怕是不授衔的军官。乔恩显然决定对这种明显的侮辱不予理睬,微笑着回答道:“很高兴见到你在我的班里,列兵。你最好手脚快一点。布莲娜中尉今天脾气有点不太好,可能非要找个出气筒出出气不可。你已经领到了战术任务。快点准备好出去吧!”是的。我是要找泽格族算账的,如果在它们抓住我之前能够算清这笔账,我就满足了。卡特巨大的身躯灵巧地挤过营房舱口。他的身躯几乎占据了阿多和利特尔菲尔德之间所有的空间。“得了吧,利特尔菲尔德中士!”卡特低头看着年长的老兵,语气中的嘲讽和蔑视再明显不过,“我们上次一起服役时,你不是利特尔菲尔德上尉吗,长官?”阿多一时愣住了,一个列兵竟然对一位军官如此不敬,哪怕是不授衔的军官。乔恩显然决定对这种明显的侮辱不予理睬,微笑着回答道:“很高兴见到你在我的班里,列兵。你最好手脚快一点。布莲娜中尉今天脾气有点不太好,可能非要找个出气筒出出气不可。你已经领到了战术任务。快点准备好出去吧!”

风在这片崎岖不平的荒凉地带肆意横行着。阿多几乎可以感到砂粒钻进了他的动力作战服的各个连接处。对此他毫无办法。小分队正在立正。如果他胆敢动一动,他肯定布莲娜中尉会让他以后再也动弹不了。即使作战服很好地控制着他的体温,力图使身体保持最佳状态,他还是感到有一股汗正在从肩胛骨流向背部。也许利特尔菲尔德中士说得对。在航空港接受记忆改造之后,也许还有什么东西仍旧留在他的脑袋里。他有点难以集中精力,有一种预感,似乎就悬浮在他意识的边缘。他父亲常常把这种感觉叫做“神的提示”,那种平静、微弱的声音,向人们昭示神的指示。“注意倾听那种声音,”他父亲说,“它永远不会让你走错路。”可是当泽格族怪物将他父母撕成碎片时,那个预警之神在哪儿?一阵刺痛穿过他的右眼眼底,让他几乎看不到东西。紧接着,阿多感到一阵恶心,身体不由得畏缩了一下。他的脑子里闪过一个情景:吃过的杂烩早餐全都喷在战斗服的头盔上。利特尔菲尔德说过这一切会过去的,阿多想,他费了好大的劲,想保持头脑的平衡。再坚持一会儿,一切都会结束。他试图把精力集中在布莲娜中尉身上。她就站在他们前面,有意识地把安全头盔的极化部位拉下,好让每个人都能在她说话时看清她的脸。队列中每个人都一脸严肃地正视前方。没有人敢冒险在她阔步巡视时吸引她的目光。“就在人人都撤离的时候,他们却把我们派到了这里,我的勇士们,”她的声音通过头盔,和往常稍微有点不同。战斗服中有一个听觉加强器,传播的声音和外界的声音听起来都是来自于听觉器。“整个联邦部队都在撤离这个星球。”“但殖民地的人怎么办?”阿多心想。“联邦军也要把他们扔在这里吗?”“在我们和其他弟兄们一起离开这个尘埃流星以前,我们必须要完成一件任务。”“用火烧死它们,长官!”卡特兴奋地插了一句,声音干脆,十足军事化。布莲娜笑得像一匹狼。“恐怕你那个小孩玩具还没有把它们烤完,我们就先完了,库拉—艾比先生。不过我倒是建议,我们先把目前的工作做完,离开这个星球,或许还能有一线生路。”“长官!是,长官!”卡特听起来有点扫兴。“你们一定想知道现在在哪儿。你们的新家,就是3847掩体群。几周前,这里是一个前哨基地。这里的人都叫它风景。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也许只有上帝才知道。现在都属于我们了。尽量学会喜欢它吧,一旦完成任务,我可是一分钟都不想多待在这儿。“就在这里的东北方,有一个冲击火山口,火山口下方,有一个以前的抽水站。这是一个叫做‘绿洲’的破烂地方,在三十五度经向线上,命令发送器转动三个刻度①就是。把你们的导航收发器调到这些坐标上来。我们的马斯上尉,”飞行员眯缝着眼站在风沙中,勉强轻轻挥了挥手,以表明他就是马斯,“将会在空中掩护我们,给我们引路。”“在空中掩护?”塞亚科,一个年轻的小伙子,问道,“坐在运输船里吗?”“雌狐飞船上装备有一个特殊的接收器,塞亚科先生,来帮助我们寻找要找的东西。你觉得这样做有问题吗,先生?”①美军俚语,指一公里,越战时流行开来。她的语气冷得足以让塞亚科的面罩从里面结冰,“没问题,长官!”“找到这个东西,我们就撤退,把它带走。干净利索。斯密斯—普恩下士率领一班的秃鹰摩托和鲍尔斯、福、辟奇斯,还有温德姆,利特尔菲尔德?”“在,长官!”老兵的声音在阿多的头盔里显得格外响亮。利特尔菲尔德就站在他的旁边。“你带领二班——包括艾利、伯奈利、迈尔尼科夫和项。卡特和埃卡特给你们强大的喷火兵支援。”阿多努力地把自己班的人员名字记住。伯奈利、项和埃卡特他不太熟悉。卡特仍然还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谜。不过,他们的班长利特尔菲尔德,倒是让他觉得有点希望,比别人当班长要让他安心。“长官!是,长官!”利特尔菲尔德精神抖擞、声音洪亮地答道。布莲娜似乎没有注意到他的回答,“延森,你带领第三班,包括柯林斯、麦里士、艾森和姆布图。瓦博斯基给你们喷火兵支援。”“是,长官。”延森无精打采地回答。阿多希望这个人打起仗来能比说话有精神。他站在那儿就好像快要睡着了似的。“运输船将会在空中给我们掩护和遥感支持,直到找到我们的战利品为止。然后我们就迅速撤退,离开这个星球。有问题吗?”布莲娜问有没有问题,不是一种邀请,而是一种挑战。阿多忍不住了。他迈步向前,敬了一个礼,说道:“长官!我有问题,长官!”“好,迈尔……迈尔科夫……先生?”“迈尔尼科夫,长官。请原谅,长官!”“你要问什么,迈尔尼科夫?”“我们要找什么,长官?”布莲娜中尉的眼光从他身上移开,看着遥远的地方。“一个箱子,士兵,只是一个箱子。”阿多感到很开心。他喜欢穿着动力盔甲跑步。似乎毫不费力地就能在地上弹跳。棘爪在他下面滚动,他和和伙伴们身后扬起了一阵橙红色的灰尘。他把作战服的面罩目镜调整到导航模式。随着他的目光,目镜会展现周围的地形,以及显著地貌的标签。尽管中尉有点不以为然,但将这个地方称之为风景还是很恰当的。这个基地的主要任务是维护上方的抽水站,确保来自绿洲的水的供应。正因为如此,它坐落在盆地边缘的峭壁上——所谓盆地,就是冲击火山口遗迹在地表形成的一道壮观的狭长凹地。火山口遗迹的边缘已被岁月风化。目镜把他左边的陡峭的山峰标记为“石墙”,而把右边的山峰标记为“莫莉的xx头”,虽然有点难为情,却倒也恰如其分。火山口本身地形荒凉,就像马赛拉大部分地区一样,但是这里有一种纯粹的崎岖之美,令阿多大饱眼福。一条路弯弯曲曲地从火山口边缘陡峭的斜坡蜿蜒而下。想到当地的老百姓要沿着这条变幻莫测的路痛苦地绕来绕去才能到达谷底,阿多忍不住又笑了。陆战队员却不受这种局限。整个班都从陡峭的边缘弹跳而下,直接跳跃到山谷底部。战斗服的设计可以接受比这更严峻的考验,从悬崖上爬下来只是小意思。而穿着战斗服的陆战队员比战斗服还要能经得起折腾,阿多很俏皮地想道。“骄傲……”他爸爸的声音说道,“骄兵必败……”阿多皱了皱眉头。他的头疼突然又要复发。最好不要想这事,集中精力做好现在的工作。一班的人坐着四辆秃鹰摩托飘过他们的右边。通常,机动部队拥有攻城坦克或者歌利亚战斗机器人就能很好地为一个排提供支援。阿多心想,一班肯定是希望得到这些重型设备,把刚刚从地方游击队中“解放”出来的秃鹰摩托分给他们,他们注定要大失所望了。这些摩托虽然快速、轻便、机动性强,但对乘坐者的保护却和一顶纸糊的帽子没多大区别。他们的班长,一位名叫史密斯—普恩的下士,正吃力地控制着车速,以便和另外两个依靠步行穿过谷底的陆战队班保持平齐。阿多所在的二班正走在队列的前面,第三班从侧翼跑到了他的左边。他们全都排成一排跑步前进,倾斜的火山口底渐渐变得平坦。在他们上空,瓦尔基里雌狐盘旋着,角度向下的喷气装置在整排队员扬起的尘土后面,又激起了一道尘墙。布莲娜中尉跟在三班的后面跑着。阿多还以为她会高高在上地坐在运输船里,从空中指挥全局。他曾经在其他指挥官手下执行过任务,他们都喜欢从一个舒适、遥远的地方对队员进行遥控指挥。他对布莲娜的评价又增加了几分。阿多每迈一步,脚下的土地都微微震颤。战斗服里的氧气涌向他的身体,让他感到充满活力,随时等待着、盼望着为联邦效力。我们是顽强的。阿多想道。每个人都这样说……尽管他想不起谁这样说的,在哪儿听人这样说的。他只知道,绿洲的边缘很快就要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很快就能向泽格族对他做的一切讨回公道。记录/无线通话417号/任务历时:00:04:23LC:L.Z.布莲娜中尉,指挥官3个班:1:a—e;2:a·g;3:a—f支援:DS(瓦尔基里雌狐运输船/特基斯·马斯,飞行员)开始LC/布莲娜:“好的,步兵们。开始行动。一班,在前哨周围给我巡逻一圈。”1A/斯密斯—普恩:“什么……?再说一遍。”LC/布莲娜:“一班……绕绿洲巡逻一周,然后报告。”1A/斯密斯—普恩:“好的,收到。福,向左移,飞高一点,跟紧点。你这次要是再离开我,我非把你给卖了不可,我发誓。”1B/鲍尔斯:“不会的,中士,我也爱你。”LC/布莲娜:“二班,在防御工事那儿掩护三班。”2A/利特尔菲尔德:“准备就绪。行动。”LC/布莲娜:“三班……”3B/瓦博斯基:“我们已经到了,长官。”LC/布莲娜:“……向上移动,侦察……卡特,等着我的命令,不然我把你的皮钉在我的办公室墙上。”3A/延森:“收到,中尉!我们在豁口处。”任务历时:00:04:243C/柯林斯:“嗨,中士!这是什么玩意?满地都是!”3B/瓦博斯基:“那是泽格族的粪便,埃卡特。它们走到哪儿,都会把那玩意弄得满地都是。”2E/艾利:“上帝,真恶心。这些虫子似乎把它们黑色的呕吐物涂满了整个城市。”2A/利特尔菲尔德:“闭嘴,艾利……密切注意你的射程范围。看你那持枪的样子,你以为你是在接受检阅吗?”任务历时:00:04:252E/艾利:“我在监视它们的背后,中土。你不要……”3A/延森:“中尉,我是延森。我在豁口处。这里有很多泽格族的蔓生菌。附近肯定有一个蔓生菌丛。”1A/斯密斯—普恩:“真是扯淡,中尉。我们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孵化中心。”1B/鲍尔斯:“是啊,告诉他们,斯密斯—普恩!”3A/延森:“……遵命,下士,但确实是泽格族特有的蔓生菌丛,整个主街道和建筑物周围都是。我不知道它来自哪儿。”1A/斯密斯—普恩:“那是因为根本就没有,延森。我告诉你根本就……”任务历时:00:04:26LC/布莲娜:“不要再争了,斯密斯—普恩。延森,有什么接触吗?”3A/延森:“只有蔓生菌丛,中尉。其它方面,没有。”LC/布莲娜:“很好,马斯,怎么样?有没有……”1A/斯密斯—普恩:“福,我再最后告诉你一遍,飞高一点。温德姆!跟紧一点,好吗?注意那些水管!撞上去一个,你这一天就完了。”DS/瓦尔基里:“再说一遍,中尉?”LC/布莲娜:“我们要找的目标有什么线索吗?”任务历时:00:04:26DS/瓦尔基里:“没有,中尉。探测器没有反应。没有任何指示。我想那些建筑物对你干扰很大。你必须……”1B/鲍尔斯:“已经够紧的了,斯密斯—普恩,难道你还想要我替你开摩托?”LC/布莲娜:“闭嘴,鲍尔斯!马斯,再说一遍?”DS/瓦尔基里:“各班要靠近一些‘派他们进入建筑物。”2E/艾利:“进去?你是在开玩笑吗?”LC/布莲娜:“收到,马斯。二班,靠上去。三班……”2A/利特尔菲尔德:“收到……靠上去。”LC/布莲娜:“……侦察东部建筑,一直到……”3A/延森:“再说一遍?再说一遍?”LC/布莲娜:“我是说你们班散开,侦察东部的建筑,一直到传输塔那儿。二班,你们……”1B/鲍尔斯:“那里什么都没有,斯密斯—普恩!我们只是在空中瞎转悠。”1A/斯密斯—普恩:“别牢骚了,鲍尔斯,如果这里真有什么的话……”LC/布莲娜:“不要在指挥信道上胡扯!别占线。二班,你们去西边。搜索冷凝器那儿,一直搜索到管理中心。”任务历时:00:04:272A/利特尔菲尔德:“收到。准备就绪。塞亚科,你和麦里士一起去检查冷凝器那儿。其余人员跟我来。”3Al延森:“你们都听到长官的话了,开始行动。卡特,你跟着艾利和项去主街道。埃卡特,你跟着迈尔尼科夫和伯奈利。沿着那条路下去,然后向北……”1D/辟奇斯:“嗨,斯密斯—普恩!你看到那个了吗?”lA/斯密斯—普恩:“你听到长官的话了,温德姆。不要胡扯……”1D/辟奇斯:“那儿有东西在动!”1A/斯密斯—普恩:“哪儿?”1B/鲍尔斯:“没有什么在动,我告诉你。”任务历时:00:04:283D/麦里士:“中士?这东西上面走吗——这种蠕动的玩意?”3Al延森:“那叫蔓生菌丛,迈尔尼科夫。不错,上面能走。它看起来湿乎乎的,但它可能比你的动力盔甲还要硬。”2Al利特尔菲尔德:“用探测器仔细搜搜。我们早一点找到那东西,就能早一点回去吃东西。”1E/温德姆:“辟奇斯说得对,下士,下面有东西在移动。”1B/鲍尔斯:“你看到东西了,温德姆!”1D/辟奇斯:“是的,我也看到了。就在指挥塔那儿,在阴影里。”LC/布莲娜:“我们快点结束,离开这儿。马斯,有什么发现吗?”任务历时:00:04:29DS/瓦尔基里:“还没有,中尉……让他们继续搜索。”2D/迈尔尼科夫:“嗨,我这儿发现了什么东西……”LC/布莲娜:“迈尔尼科夫……是什么?”2D/迈尔尼科夫:“中士,我觉得你有必要来看一看。”2A/利特尔菲尔德:“你在哪儿,迈尔尼科夫?”任务历时:00:04:302A/利特尔菲尔德:“迈尔尼科夫,再说一遍。你在哪儿?LC/布莲娜:“利特尔菲尔德,怎么了?”2A/利特尔菲尔德:“埃卡特,迈尔尼科夫在哪儿?”2Gl埃卡特:“我不是那小子的保姆,中士。”2A/利特尔菲尔德:“埃卡特,回答我!”2G/埃卡特:“嘿,他刚才还在我后面呢。”2Al利特尔菲尔德:“伯奈利?”2C/伯奈利:“他就在转角处,中士。”2Al利特尔菲尔德:“你能看到他吗?”2C/伯奈利:“哦,他就在……嗨,他去哪儿了?”任务历时:00:04:31LC/布莲娜:“迈尔尼科夫,向我报告!”任务历时:00:04:32LC/布莲娜:“迈尔尼科夫,向我报告!”

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发布于澳门太阳集团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绿洲行动,第十六章

关键词:

最火资讯